林桢

凡是有鸟歌唱的地方,也都有毒蛇嘶嘶地叫。
priest/HP/GGAD/MARVEL/Disney/镇魂/龙族

那门是小的,路是窄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——《马太福音》

一个人常在夜晚空旷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走,瞄见喜爱的便拍照。

然而,再次翻阅起这些相片时,竟是忘了拍摄时的想法。

它们……有趣在哪儿呢?
我……又想表达些什么呢?

不由想起当年对欧洲大地的执着与向往,心心念念满口满心都是热爱。无论什么都是好的,更甚于爱屋及乌。

无山水亦秀,细雨添朦胧。人也标致,景也达观。

若说是单纯的地缘好感,到底是他族,哪来的炽热喷薄的好感。

所以,事的成因都复杂。

情似孤舟甫离岸,渐行渐远渐生疏。

大概还是喜欢的吧。只是没了那么强烈,绵长地延展着。

SEE WHAT YOU SEE,
LOVE WHAT YOU LOVE.

随我流浪吧,天亮就出发。

不知从何时起,总平白生出些漂泊的想法。

打马西行,切莫归去。

或秋风金谷,夜月乌江。天长长,路长长,风吹万物长。

或在欧洲不知名的街头游荡,撑一把黑伞,着一身西装。
定定的站在雨里,看人群来往。
待雨停了,随便找家小酒馆坐下,听各种口音的英法德语在不同区域交响。
这时,就可以毫不避讳地点一颗烟,开始回忆来到这片土地发生的一切。
发生的,都是土地本身。

这片土地,是我漂泊的原由,也是我的归处。

他说,流浪和自由,本就没有区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