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桢

凡是有鸟歌唱的地方,也都有毒蛇嘶嘶地叫。
priest/HP/GGAD/MARVEL/镇魂/龙族


【赵云澜忽然想起一直以来被自己忽略的事,他拍了拍肩头站着的黑猫,低声问:“‘镇魂’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】

【“镇生者之魂,安死者之心,赎未亡之罪,轮未竟之回。”】

昨晚补剧看到“长生晷”出现,就知道一切的故事都开始了。

沈巍再维持不住大学教授的身份,早晚被赵云澜试探出身份。但他也终于有机会和心心念念的赵云澜说上话,将赵牵扯进来。也只便亲身护着。

爱不得,生忧怖。

【期冀就如同一根吊命的蛛丝。
他因赵云澜而生,又因赵云澜而一路走到今天。
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,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,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,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:“回家吧。”】

赵云澜一面试探着沈巍的真实身份,一面对斩魂使和地下的关系产生疑问。最终与沈巍结下深厚情谊。

【他第一眼看见沈巍就觉得喜欢,原本还以为自己只是偏爱这种类型,却一时忽略了那仿佛与生俱来的亲切感,斩魂使的前因后果,赵云澜还没来得及查明白,却总是不忍心开口问他。】

【我别的东西也有,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,只有这一点真心……你要是不接着,那就算了吧。】

【未老已衰之石,为冷已冻之水,未生已死之身,未灼已化之魂。此皆不可成之事,封之以不可抵之地,以为四圣,天不落,地不陷,则四圣不出,天下遂安。】

四圣器已经维持不住安宁,沈巍放纵了自己一次。
赵云澜向来是个放纵的,却也为了沈巍学会了规矩。

【沈巍缓缓地低下头,对上他的目光,只觉得那人的目光似乎一如往昔,戏谑去了,就只剩下藏得极深极深的温柔,让人吉光片羽地抓住一角,就忍不住溺毙在里面。】

他对赵云澜的爱是狂热的,无从压抑的。于是当真正放纵,是强烈的占有欲。

【我接住了,你这一辈子,生生死死、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,哪怕你有一天烦了、厌了、想走了,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,就算勒,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。】

后土大封破尽,沈巍要求赵云澜和自己同生死,否则便不肯舍身取封地界。赵云澜答应了,沈巍却在最后关头舍不得。一吻后,抽离了赵云澜的记忆,独自赴死。

【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,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。原来他机关算近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,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。】

古人说: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生而不可与死,死而不可复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
  
神魂颠倒,哪里还记得今夕何夕?
  

P.s.镇魂女孩不妨来我的主页看一看。

评论

热度(45)